MG北极秘宝
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正文
來源:互聯網

  基于格局之變帶來的新機遇,2017年中國經濟將繼續保持"減速增質"的轉型特征,經濟增長減速但不失速,季度表現呈現前高后低、波動不大的特征,經濟增長率預估值為6.5%,通脹率預計在2.2%左右。經濟政策將從倚重需求側刺激性政策轉向依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財政政策保持積極,貨幣政策保持穩健,降息降準依舊是貨幣政策大方向,但在通脹抬頭背景下,政策寬松力度將較為有限。

  格局決定結局,格局有多寬,舞臺就有多大。筆者一直認為,理解這個時代,讀懂變革中的中國,需要一個橫豎結合的坐標系。這個坐標系,橫軸是世界,縱軸是歷史。風物長宜放眼量,用歷史眼光、國際視角審視當下中國,經濟"L型"下行,金融系統性風險始終存在挑戰;然而,中國在這個坐標系的運行軌跡依舊處于上升通道之中。世界格局在變,中國格局也在變,中國的崛起大勢依舊明朗。

  從格局之變看2017年,中國經濟雖然依舊面臨長周期下行的挑戰,但"減速增質"的核心特征進一步凸顯,需求側刺激性政策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雙側搭配"進一步細化,在全球范圍內的"相對優勢"進一步強化。盡管一些不利因素和部分領域存在的風險將給中國經濟帶來諸多挑戰,但沖刺小康、消費升級、微觀崛起和改革深化將有力支撐起發展的大局。筆者因此認為,2017年的中國經濟底線穩固,特點突出,格局之變帶來的長期機遇值得關注。

  時間是連續的,市場是短視的,所以人們往往身處歷史拐點而不自覺。2016年,一系列黑天鵝事件接踵而至,市場波動劇烈以至于陷入麻木疲態。2016年至2017年,世界格局正處于深層變革的重要轉折點:第一,全球進入地緣政治風險和經濟金融風險相互催化的敏感期,市場波動性的長期中樞明顯上升;第二,英國退歐打開歐洲一體化倒退的潘多拉魔盒,歐洲的長期混亂和歐元地位下降愈發確定;第三,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將開啟美國的內斂戰略,基于美國利益最大化的需要,美國將適度收縮在亞洲的存在,放緩或放棄TPP等一系列"針對性"貿易協定;第四,新興市場分化深層加劇,俄羅斯、巴西和南非盡失"金磚"成色,印度和中國的領跑地位得以強化;第五,全球治理變革進入重要階段,人民幣正式加入SDR標志中國金融開放邁出關鍵一步,全球經濟秩序重建和權力制衡加速推進;第六,全球從低利率時代緩步邁向高赤字時代,全球政策進入效應衰竭、深層挖潛的階段。

  由此,世界格局的變化給中國經濟的長期崛起創造了戰略機遇期,中國經濟的"相對優勢"深層凸顯:首先,中國經濟具備"系統穩定性",在全球政治經濟風險敏感期,中國和美國將發揮"雙核穩定作用";其次,中國政策具備"相對先行優勢",在歐美政策轉向謀求赤字增長之前,我國早已確定并實施以基建穩增長為重要抓手的積極財政政策。在全球結構性政策匱乏的背景下,我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從頂層設計階段進入貫徹落實階段;最后,我國對外開放迎來"歷史性機遇",盡管人民幣國際化遭遇較大干擾,但放眼長期,歐元的長期沒落給人民幣創造了迎難而上的機會,而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收縮給我國推進"一帶一路"戰略創造了更大可能。

  歷史是厚重的,但改變每一天都在發生。中國在改革開放的近四十年里,經歷了日新月異的變革歷程,每一點變化最終積累成格局的變化。這種格局之變體現在三個維度:其一,實體經濟的物質積累發生了根本變化,中國從低收入國家轉變為全球規模第二的大型發展中國家,物質積累既給未來繼續建設全面小康社會奠定了基礎,又迎來了中等收入陷阱等新問題。其二,社會階層結構發生了巨大變化,在持續多年的快速增長過程中,社會階層界限日趨清晰,階層固化的挑戰不斷加大,收入分配已變得和收入增長同樣重要,利益藩籬成了繼續推進改革的最大障礙。其三,國民經濟結構發生了重要變化,市場化經濟改革的成果不斷積累,量變引致質變,民營經濟蓬勃發展,國有經濟的轉型需求日趨強烈,進一步激活民間資本和民營經濟。提升國有企業的經營效率,帶動全要素生產率的全面提升,已成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核心命題。對中國經濟而言,長期崛起的根本動力是改革開放,而新格局下的改革開放,迫切需要打破利益藩籬,改變階層固化,通過重建微觀激勵機制來激活市場經濟內生調整的動能,最終平穩跨越各類發展陷阱。

  順勢而為才能跨越發展,內外格局的變化必然帶來政策格局的變化。未來,中國經濟的政策格局之變將從四個維度有序展開:第一,從倚重需求側刺激性政策轉向依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應該說,老辦法始終管用,需求側刺激性政策是中國經濟2016年下半年企穩反彈的核心推動力量,但穩增長的根本目的是為解決根本性問題創造條件,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政策重心將進一步轉向"三去一降一補"和國企改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從頂層設計階段全面進入貫徹落實階段。第二,從倚重財政貨幣刺激轉向依靠財政激活內生動力。2017年,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依舊是主基調,雖然從現有經濟模式看,積極的財政政策內生引致偏松的貨幣政策,但在通脹抬頭的制約下,2017年貨幣政策的寬松壓力顯著放大,積極財政政策更需要發揮激活并引領民間投資的作用。第三,從注重收入側轉向注重分配側。發展是硬道理,在發展過程中可以解決一些問題,但不能解決所有問題。為抑制兩極分化和階層固化對微觀激勵的破壞作用,宏觀調控將在促發展的基礎上更加注重促進分配機制的公平,有序提升社會保障,并將扶貧落實到位。第四,從注重增長托底轉向注重風險托底。2017年,中國經濟的核心風險不是經濟增長減速,而是系統性金融風險。匯率震蕩、資產價格泡沫和金融機構資產質量惡化將給政策制定和政策協調帶來挑戰,中國將更注重通過體制機制改革和宏觀審慎監管來增強系統性風險管控的能力。

  基于格局之變帶來的新機遇,2017年中國經濟將繼續保持"減速增質"的轉型特征,經濟增長減速但不失速,季度表現呈現前高后低、波動不大的特征,經濟增長率預估值為6.5%,通脹率預計在2.2%左右。經濟政策將從倚重需求側刺激性政策轉向依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財政政策保持積極,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降息降準依舊是貨幣政策大方向,但在通脹抬頭背景下,政策寬松力度將較為有限。

MG北极秘宝